为锻造领域中一流企业努力
视听中心 企业文化 荣誉资质 锻造工艺 给力锻造有限公司

新闻详情|News

“长跑女孩”张慧敏梦想破灭 家庭没钱再支撑

  3岁时,父亲张建民领她到公路上练习跑步;8岁时,她沿着海南岛跑了一圈,又从三亚北上一路跑到了北京城,全程3500公里;再过两年,她跑上了世界屋脊西藏。3年集中训练长跑后,她的家庭无力继续支撑,她也不再跑步,在媒体前一消失就是两年。现在,她刚刚小学毕业,两个月后或将成为海南临高中学的一名普通学生,或许还会继续长跑生活。

  她叫张慧敏,今年13岁,一个不想长大还没有玩够的女孩。

  如今,小女孩小学毕业

  13岁的张慧敏早已跳出聚光灯的包围,她被遗忘好久。如今,她是一个即将跨入中学的普通学生。

  6月24日晚,三亚刚下过大雨,沙滩上游人不多。在酒店沙滩吧工作的张迪难得清闲,张慧敏在一旁安静地站着,话不多。海南暑假放得早一些,张慧敏从临高坐大巴到三亚找哥哥玩。

  这是一家五星级酒店的沙滩吧,往北十多米就是著名的三亚湾路,张慧敏曾从这里跑过两次,现在她不记得了。张慧敏今年13岁,个子比同龄女孩高一些,还是很瘦,穿了一件洗得发灰的白T恤,后背上印有“在世界屋脊上奔跑”的字样。那是她2009年跑步去西藏时印制的一批T恤,印了几十件,大部分都被沿途的藏民要去了。

  那之后,张慧敏到临高一所私立小学读书,校长知道她的事迹,决定学费全免,这解决了张家一个大难题。在学校,张慧敏很少跑步。一时兴起,她早上5点半也会爬起来,绕着操场跑半小时。大多数时间,课业压力大,张慧敏不是那么高兴,跑步自然也就落下了。

  聊天时,张慧敏不时地摆弄着手里的粉色小包,里面装了一部山寨手机,她和妈妈每天要打几个电话。她喜欢随时用手机拍照,但还不熟悉微博。手机相册里有一张语文老师的照片,她很喜欢,语文课成绩也不错。下学期,她就要去临高最好的中学读书。

  曾经,3岁半起练长跑

  3岁那年,家里开会决定张慧敏练长跑。她在父亲的指导下,参加了一些马拉松比赛,还从海南跑到了北京,从上海跑到了西藏。

  6月25日,台风离境,三亚有些闷热,张迪带妹妹去天涯海角玩,顺便又去了对面的烽火台,那是张慧敏从三亚跑向北京的起点。说是烽火台,实际上是北京亚运会南端的点火台,现今早已破旧不堪,台阶上散落着啤酒瓶碴,顶部则满是积水和粪便。

  站在山脚下,张慧敏完全不记得4年前的事了。张迪在一旁提醒,“你忘了,下山时你跑得太快,喊你慢点,后面的叔叔阿姨跟不上了。”爬了3个坡,张迪满头大汗,穿着拖鞋的张慧敏则异常轻松。

  跑到烽火台下,张慧敏关于跑步的回忆又回来了。

  2001年,张慧敏3岁,张迪记得很清楚,家里开了一次会,讨论妹妹未来做什么。当时,从江苏跑来海南做生意的张建民已赔得差不多了,脾气不好的他一度称张慧敏来这个世界是多余的。那次家庭会议,母亲的建议是当兵,不愁吃穿,父亲考虑半天,决定让张慧敏跑步。这之前,他曾训练过张迪,但无任何收效。

  张建民给女儿制定了10年计划,并确定了一横一纵两条长跑路线。自3岁半起,每天凌晨3时张慧敏准时和父亲从家里出发,在附近的公路上健身。起初,她只能跑几百米,但2006年4月,她已经能“每天追着月亮”完成30公里左右的运动量了。

  2007年8月,9岁的张慧敏历时50多天从三亚跑到北京,一时成名,沿途不少媒体拦截采访。当时接受采访时,张建民说等到小敏13岁时,把她送到体校,然后就等着在2016年奥运会上,在电视上看着女儿成为又一个“东方神鹿”。然而,国家体育总局青少年田径业余训练部教练战东林当年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这个小孩将来(够了年龄)给我带我都不要,她的潜力已经被过早开发完了。”2008年,张慧敏原计划从上海跑到拉萨,但抵达成都时赶上汶川大地震,进藏计划推迟。一年后,她实现了跑向西藏的目标,那也是她最后一次长跑。

  意外,因受伤中断跑步

  2009年10月的一次意外,迫使张慧敏暂停跑步。和其他同龄女孩一样,她喜欢花花草草,更不愿长大。

  “我怎么就不属猴呢?”1998年出生的张慧敏属虎,她一刻都闲不下来,嗓门有些大,总背着粉色小包蹦来跳去,不时做着鬼脸。

  好动让她吃尽苦头,2009年10月,张慧敏骑车带了一个同学,雨后道路湿滑,转弯时摔倒,左车把直接顶进了她的右腹部。“缝了27针。”再谈起那次意外,张慧敏很平静,她让记者隔着衣服看了伤疤的突起。“那时医生不让吃东西,但老师、同学都带水果来看,把我馋得呀……”那次手术后,张慧敏停止了训练,也不再参加任何比赛。她在媒体前的最后一次亮相是那年暑假跑上西藏。之后近两年多,没有人打扰她的生活,她成了一名普通的小学生。

  三亚刚经历了一场大雨,香气扑鼻的鸡蛋花被打落满地。前几年,一直沿着国道跑步,张慧敏对花花草草很熟悉。

  如果不跟她聊跑步,她与绝大多数小学刚毕业的孩子没什么两样。但,之前的经历注定她比同龄人成熟。“我不想长大!”在天涯海角景区大门口,张慧敏突然蹦出这样一句话。张慧敏的世界没有烦恼,她也从不自寻烦恼。她说她还是喜欢简单的生活,平时在学校读读书,暑假出去跑跑步。

  未来,不知出路在何方

  这些年,为她跑步,家里被折腾空了。过完暑假,张慧敏就将去临高县最好的中学读书,父亲希望她的长跑能得以继续。

  张慧敏3岁半开始练长跑,“我能做的就是培养她10年,10年后该上速度上强度时,我就教不了了。”张建民基本实现了愿望。但当女儿需要进一步提升时,张建民却无能为力了,他能想到的就是让女儿以体育特长生的身份进入临高县最好的临高中学。张建民的这一决定被张迪视为“不负责任地负责任。”

  6月底,张慧敏就将返回临高,7月初要和临高中学的体育老师见面。把妹妹送到临高中学,不是张迪的想法,他认为妹妹在那里得不到锻炼。他说,13岁正是一个马拉松队员上速度、上力量的时候,一所普通中学,很难帮得到。这一切,都受经济条件所迫。

  当年面对质疑时,张建民坚称自己的训练方法没有问题,“事实证明,我的小孩活生生地在这里,所以我的方法是对的。”海南省高级体校体育科研部主任张华(微博)当年看过张慧敏的体检报告,他说,张慧敏当时的身体状态没什么大问题,但并不代表着就可以继续跑步,就像一颗定时炸弹一样,不利的东西会在身体里潜伏,“她的骨骼已经出现疲劳症状。”

  已停止训练近两年,张慧敏的未来在何方,现在谁也说不清楚。

  【结语】

  饭后,三亚飘起小雨,空气中透着清新。张迪推着电动车走在前面,张慧敏蹦蹦跳跳地跟着。穿过小区时,树木掩映下有一片网球场。

  “足球场哦,都是水。”

  “你连网球场都分不清啊!还算是体育人吗?”

  “我没看清嘛!再说,我也不是体育人。”张慧敏小声嘀咕了一句。

  “要朝着体育人的方向努力,要对自己有信心!”

  张慧敏没有答话。雨后的三亚,灯光愈加明亮,影子被拉得很长……

  □本报特派记者 孙海光 三亚报道

2019-11-23 11:20:36  [返回]